“逃亡者”戈恩:大国产业暗战背后的牺牲品

  • 时间:
  • 浏览:0

  在“成本杀手”“日产救世主”“新一代的汽车霸主”“独裁者”等“称号”之外,65岁的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主席卡洛斯·戈恩在2019年12月29日为另一方新增了有有一个 人生标签:“逃亡者。”出生于巴西,6岁时移居黎巴嫩,年轻时在法国攻读博士学位,一起去拥有上述三国国籍的戈恩国际化色彩十足,这也为他的这次“世纪大逃亡”创造了条件。

  从2019年12月29日离开日本东京港区的住宅,到12月31日发声证实另一方已身处黎巴嫩,戈恩究竟是怎样离开日本、取道土耳其最终入境黎巴嫩的,目前流传着多个版本。都还要肯定的是,这是有有一个 早有预谋、精心策划并被成功实施的逃亡计划。

  从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在日本两次被捕,受到瞒报巨额另一方收入、挪用日产资金等4项指控,到缴纳15亿日元(约合92000万元人民币)的巨额保释金后获释,被羁留在东京家中。外皮上看,戈恩那段时间的生活简单重复:非要与外界联系、受到24小时的人力与视频严格监视,他看似将所有精力都花费在了准备庭审上。但事实上,2018年11月日后占据 的3件事,让戈恩逐步放弃了通过打赢官司恢复自由的幻想。

  2018年11月19日,戈恩第一次被捕三天后,日产汽车召开董事会,投票决定正式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职务。同月26日,三菱汽车也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2019年1月,法国政府改变了模糊的“保戈恩”态度,转而以雷诺公司最大股东身份要求解除戈恩的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职务。日本企业急于“切割”在戈恩意料之中,但法国政府越来越在解救戈恩的工作上释放积极信号令他始料未及。有有一个 月后,与戈恩同日被捕的日产前董事格雷格·凯利被保释,戈恩却被继续拘留五个月,你这些消息又给了戈恩沉重一击。尽管越来越,戈恩当时很原应分析仍然幻想法国政府能出面解救他。但时至2019年3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提前大选完成管理层改组,这你都还要彻底明白:汽车联盟将以新体制继续占据 ,“后戈恩时代”原应分析开始英文英文,他已被当成并否是 “成本”被砍掉了。

  有媒体分析人士认为,被捕后占据 的一系列事情,很原应分析最终不利于戈恩在2019年3月5日和4月25日先后缴纳10亿和5亿日元的巨额保释金,以换取在拘留所外策划出逃计划的时间与空间。其实目前仍不选泽戈恩究竟是哪些日后提前大选了出逃计划,但2019年12月占据 的3件事,或许促成了他实施逃亡计划。12月初,戈恩的儿女在美国受到日本检方的讯问,这令戈恩相信,日本正试图通过对其家人施压来迫使其招供。圣诞节期间,戈恩与妻子见面或交谈的请求被拒。他在圣诞节期间的听证会上得知,在日本的两场审判中的一场,将从原定的2020年9月推迟到2021年4月,另一场审判尚无选泽开庭日期。哪些消息你都还要最终选定12月29日实施出逃计划。

  现在看来,戈恩出逃似乎是早就注定的。原应分析,他面对的远不止是瞒报收入、挪用资金却说我 的另一方腐败指控,肩上更是日本与法国在汽车产业上的博弈和暗战。

  雷诺是法国第二大汽车厂商,也是法国最大的国营企业,法国政府持有雷诺公司15%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上世纪90年代,雷诺汽车为了打开亚洲市场,物色到了当时已连续7年亏损、负债超过2.1万亿日元、已被日本政府离开、几乎濒临倒闭的日产汽车公司。1999年3月,雷诺与日产提前大选收购协议,雷诺以54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成为该公司的大股东,组建了“雷诺-日产联盟”。时任雷诺公司副总裁的戈恩赴日本成为日产董事长。或许是考虑到政府因素与日产背负的巨额债务,戈恩当时力主双方“组建联盟”而非直接收购。他的你这些决定原应分析为他随后的逃亡埋下了伏笔。

  接管日产后,戈恩实施了“日产复兴计划”,通过换股、重组、裁员等一系列土法律依据 ,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将日产扭亏为盈。2000财政年度,日产实现了27亿美元的盈利。2001财政年度,公司综合税后纯利润29.7亿美元。到2003年,“雷诺-日产联盟”帮日产还清了所有负债。戈恩却说我被誉为“日产救世主”。在戈恩的领导下,日产汽车于2016年10月以2373.5亿日元收购了三菱汽车34%的控股权。同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成立,创建了当年的第四大汽车集团,戈恩担任该汽车联盟主席。2017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以10200.83万辆的销量超过丰田、大众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到此时,在戈恩的打造之下,其实日产比雷诺拥有更大的销售额和利润,但雷诺已拥有了日产43.4%的股份,且拥有表决权;而日产仅拥有雷诺15%的股权,却说我无投票权。你这些不平等关系让日产高管认为,日产将公司利润白送给了法国政府,还要通过加大对雷诺的股权控制来扭转不平等关系。此举遭到法国政府反对,且引起法方警惕,法方意识到还要进一步巩固对日产-雷诺-三菱联盟的控制权。

  2017年5月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他急于为振兴法国经济寻找新引擎,2018年年初,作为雷诺公司最大股东的法国政府与戈恩达成对赌协议,法国政府支持戈恩连任雷诺公司CEO;作为交换条件,戈恩要促成雷诺、日产的合并。消息传到日本,戈恩立即从“日产救世主”变为“日本汽车业的入侵者”,反对戈恩的合并计划在日产内控 被上升到“保卫日本汽车业”的宽度。2018年4月,戈恩提前大选计划调整日产与雷诺的资本关系,全面整合两家公司的业务,为合并做准备。此举引发日产高管反击,日本政府力量甚至介入。此后不久的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罪名为涉嫌少报薪酬逃税、挪用公司资产等。在戈恩被捕当晚,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召开新闻发布会透露,有关方面在哪几个月前就在匿名者的举报下展开了对戈恩的调查。

  分析人士指出,从戈恩与法国政府达成对赌协议的那天起,他在日本被捕的命运就已注定。日本不原应分析放过有有一个 代表他国政府试图吞并日本汽车产业支柱企业的商人。

  如今,其实戈恩原应分析出逃,但对日本政府而言,亲戚亲戚因此 人的目的原应分析达到。越来越戈恩的强势整合和掌控,日产离米 暂时补救了被吞并的风险。对于马克龙政府而言,修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关系远比解救戈恩重要得多。正如路透社在报道中所说的那样:“原应分析说法国现在不还要哪些励志的话 ,那却说我自由的卡洛斯·戈恩。”

  被日本和法国一起去“离开”日后,戈恩选泽逃往他的却说我 祖国,也是他的家人所在的黎巴嫩。你这些“烫手山芋”被法国扔到了黎巴嫩政府肩上。与法国不同,黎巴嫩与日本既没签订司法企业企业商务合作,也越来越引渡协议。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塞尔汗早就表示,黎巴嫩不需要向外国引渡本国公民,但这不须原应分析日本政府不需要提出交出戈恩的要求。此前,日本曾向国际刑警组织提出抓捕戈恩的请求,但黎巴嫩方面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红色通缉令”占据 应用tcp连接漏洞,黎巴嫩会完成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要求的相关调查,并决定否是羁押戈恩或禁止他出境。围绕戈恩的去留,预计日本与黎巴嫩还将展开一系列攻防战,戈恩否是会再度沦为两国博弈的牺牲品,将是今后一段时间的一大看点。